头号运营的秘诀

2019-01-03 | 作者:韩利

高飞,中央民大文学院大四学生,正站在足球场上。

冷风劈来,如刀。

他后背如帆,运劲,脚下足球飞出,划着弧线,击在门柱上。

“好脚法,只差一点。”旁边有人语言打赏,好似打趣。

差一点,就是冰火两重天,他望着远方足球发呆!

高飞考研,英语小分差1分,彻底与本校陈导的先秦两汉文学绝缘。

“时间真快,像个会轻功的武侠。”他想:“如果再给我一天复习时间,也许就过了。”

嘟的一声,手机接到一条推送:你购物车里的《考研英语高分写作》降价了,快去支付。

他杀掉推送,打开百度,输入:什么职业能让时间变慢?

百度答:在所有职类中,只有运营,能度日如年。

他眼神转烈,决定去实习运营。 查看全文 »

找个运营来作陪

2018-11-19 | 作者:韩利

当我们都老了,我希望有个如你一样的运营人,留在我身边,一起破解荣华富贵,惯看秋月春风…

张关关坐在周南一中求之湖畔的长椅上,秋叶争飞,她翻开李在河新作《人生运营指南》,读到这句话时,眼窝深陷,挤出一滴泪珠。

忽然,她蹲下身体,双手抖动着捂住眼睛,猛烈抽搐,达1分钟之久,过路的同学都吓坏了。

时间切换到25年前。

张关关的秘密

地点:周南市,周南一中宿舍

“天呀,校长又给我定kpi了。上次模考时,kpi是挂在树上,这次,挂在了天外!这是逼着我去月牙上办公。”

一回到宿舍,陈思服就朝李在河抱怨。

陈思服是周南一中的老师,兼任高三一班班主任。李在河做运营,借住在他的职工宿舍里。

“你说多气人,校长大半夜找我,拍脑袋就给我下kpi,让我明天的模考,必须把数学成绩提上来,打败高三二班。连给我辅导的时间都没有。两年多了,我们一班从未打败过二班,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?”

李在河:“明天考试,你班是哪个老师在监考呢?” 查看全文 »

运营最美,不过小情小欲(故事版)

2018-10-23 | 作者:韩利

2020年,互联网行业出现两个势态 :

  1. 增长黑客成为互联网公司流行文化,实验驱动增长成为常态。与之相应,增长黑客概念归于平淡,但增长流程里的 “实验想法库 ”一环成为难点,引爆出另一个流行谈资:“社会心理学 ” ,很多大牛开始撰文,从用户心理角度探路解决方案,小情小欲时代来临
  2. 运营人鸟枪换大炮,掌朝成为现实,可调配资源的权利越来越大,产品经理是小CEO的时代东流到海。

这一年,是从“ 数据分析拿业绩”交棒给“社会心理学拿业绩 ”,“产品经理 ”让权给“运营人”的阵痛期。互联网公司内部一直火药味不断。

01

北京,建外SOHO,有残阳坠入晚霞。

A公司的几个总监正在会议室里推锅。 查看全文 »

运营部来了个自考生

2018-09-19 | 作者:韩利

秋冬交接,寒风萧瑟。

姚金风接完电话回到座位,一副愁容。

“怎么了,你妈又催你结婚了?”陈嘉奇打趣道。

“唉,这次不是催结婚,是催孙子。”

姚金风妈妈如果赶上互联网风口,一定是战略运营的行家里手,很懂施压节奏:

第一年打电话:金风,过年能带个女友回来不?

第二年打电话:金风,年底能结婚不?

今年打电话:金风,妈有希望抱上孙子不?

步步惊心。

可姚金风不给力,连“找女友”这事还没落定。

“愿绣球能早日砸到你哦!”陈嘉奇打趣道。

正在这时,运营总监赵飞星开完会回来,一脸苦逼:

“都过来,都过来,公司战术有变,老板说了,营收环节一直没试验出靠谱模式,已经补贴不了日渐增高的拉新成本,战略考量下,决定Q4停止拉新补给,并下了一道命令:免费获客,本季度的新增用户量不能下降。”

“天啊!”

陈嘉奇南京人,望着赵飞星,发出绝望的声音:“你可真是‘飞星传恨’ ” 查看全文 »

最后一步

2018-09-05 | 作者:韩利

第一集:运营部来了个李彩凤

第二集:还差7分钟

第三集:我知道饿的滋味

书接第三集。

我和彩霞、文正、彩凤、庆亭5人正扎在人堆里欢天喜地体验同理心,猛听背后有人喊我的名字,回头一看,不是别人,却是张灵山。

“真是奇遇 !”

张灵山以前是我们运营leader,后来被挖走,去了一家传统上市公司的互联网运营中心做coo。走的时候,他把自己微信名改成了“张无计”,传闻,他当时在追一个姑娘,却毫无建树,“无计”可施。

1

张灵山说在京郊桃花村,有个农家乐很不错,晚上请客。 查看全文 »

我知道饿的滋味

2018-07-12 | 作者:韩利

第一集:运营部来了个李彩凤

第二集:还差7分钟

彩凤过生日,文正摆家宴,请庆亭和我去助兴 。

我约上庆亭一起,我想把刘文正和李彩凤的秘密说出来,分一半恐惧给他。

我:“庆亭,我有一个文正和彩凤的秘密,不知当说不当说?”

庆亭:“不当说 !”

我:“你大爷的…”

庆亭:“暴漏秘密是犯罪,这是侵犯隐私。”

我:“犯个屁罪,文正和彩凤都是明朝皇家人。”

庆亭用眼神摸摸我脸,像看神经病似的,学贾冰:“韩利,来…来哦,看我嘴型,滚..滚滚…滚犊子。”

没人相信这件事。

要不是我曾经历过山木小姐一事,我也不信。

查看全文 »